轻烟融酒

断电脑洞,一切随缘

[方王]误解

*欢乐向,微恶搞,不开涮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刘小别忍无可忍地拉开房门。密集的敲门声总算终止。
袁柏清披着外套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口。
“大半夜的你睡不着敲我门干啥。”他摸过手机看了看时间。
半夜一点半。
“不是,你过来,你听听。”袁柏清抢在刘小别关门前一把拉人出来。
刘小别试图驱赶睡意。
半分钟后。
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,他环顾四周。
于是他不可思议地盯着袁柏清,以及这个他被拐到的地方。
他没看错的话,这不是……队长的房间??
“你听听看。”袁柏清指着眼前那扇新世界的大门。
“这……”
偷听别人墙角当然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,可是袁柏清的神情又不像在开玩笑。
“我刚刚,在队长的房间,听见了叫声,”袁柏清压低声音缓缓说道,“很低很隐忍,但我还是听见了。”
刘小别的睡意顷刻全无。他只觉得脊背似乎有点发凉。
他颤抖着将耳朵送到门上。
好像……有哽咽的声音?队长在哭?还是……
闹、闹鬼了?这个念头在他脑内逐渐清晰。
走廊的灯瞬间被打开,柳非一只手插在兜里,疑惑道:
“你俩干啥呢=_=”
袁柏清讲述了事情的原由。
柳非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凝神倾听了片刻。
她听见了清晰的“刺啦”一声。
柳非立即严肃了。
肖云一贯睡觉不爱关门,此刻被灯光晃醒,睡眼惺忪地望着走廊内的三人。
他不敢置信地贴在门上,听了一会儿说:
“没听见哭声呀?你们怕不是听错了。我倒是听见了里面有人窃窃私语……”
“队长还说梦话?”柳非惊讶,转瞬想想,之前的声音也不可能是一个人发出的。比如疑似什么布料撕开的声音。
于是她断定房内不止一人。
刘小别的脑内循环播放各类灵异事件。
“队长鬼上身了。”他试图拍掉身上的鸡皮疙瘩,想到。
肖云沉思片刻。
“也许队长确实说梦话。英杰有时也说。”他从容面对现实。
袁柏清罕见地沉默了。
“队长在被人虐待。”他非常严肃地想。
走廊尽头的门开了,许斌和走廊内神色各异的四人打了个照面。
“这么晚了还不睡,明天还有训练呢。”
柳非慌忙将情况如实禀告。
许斌哭笑不得:“方前辈昨晚回来了,怎么他没跟你们说吗?”
“他在房间?”柳非恍然大悟,随即脑内满屏卧槽。
“队长和方神,原来是这种关系?”她想。
肖云打了个哈欠:“没什么事我先去睡了。”
“7878。”刘小别强装淡定。
比他更不淡定的人已经开始咬牙切齿。
“原来方士谦居然是这样的人!知人知面不知心啊!”袁柏清愤愤不平道,
“竟然深更半夜欺负队长!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记仇!
“他这是趁人之危!!”袁柏清握拳以示愤怒。
说罢反身就要去解救队长。
“薄情等等,还没弄清楚情况……”柳非拦住即将暴走的现任治疗。
“原来谦哥和队长深陷水火之中!恶灵退散!等等我去找找桃木……”刘小别抛弃了淡定,迅速回到房间开始翻箱倒柜。
“柏清,我认为柳非说的是对的,还是先回去睡觉吧。”许斌表示照这样发展下去,里面那两位保不准就听见了。既然两位前辈执意要夜谈,那么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战术会议,不能够被打断,这是十分不礼貌的。
微草的前辈真是敬业!许斌肃然起敬。

次日,柳非看见方士谦从队长房间出来时震惊了。
她看见队长紧随其后,二人皆是脸色微红。







-真实情况-
方士谦半夜潜入微草内部。
惊喜也好惊吓也罢,总之他想在王杰希脸上看见不一样的神情。
但是他碰见了许斌。
好容易绕过这座堡垒,方士谦蹑手蹑脚地打算探索某微草高层房间。
然后轻轻往他脸上吹了口气。
王杰希突然睁开眼睛,二人凝视对方三秒,同时惊呼。
声音都是压着的。
王杰希不想打扰队员休息,方士谦则是做贼心虚。
按计划行事……方士谦默念三遍,正色直言:
“吓到了吗?”
“嗯,吓到了。”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坐起来。
方士谦把手放在王杰希眼前晃了晃,得意道:
“见到我开不开心?”
王杰希一口咬住他的手。
我靠好疼。方士谦泪流满面并深呼吸以示“我受伤了求安慰”
真挺疼的。不信你听我都快哭了。
“松口。”方士谦命令道。
“松口╭(°A°`)╮”方士谦请求道。
“松口( ・᷄ὢ・᷅ )”方士谦哀求道。
对方松口了。
方士谦一遍想着“卧槽我跟他究竟多大仇至于嘛”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伸手在王杰希脸上抹了两把。
王杰希刺啦一声撕开床头柜上放着的抽纸包装,抽出两张纸,你一张我一张。
迟来的尴尬感表示它已上线。
两人默然了一会。
“最近还好吗?”方士谦低声问道。
“还好。”
“不要勉强。”
“嗯。”
“有事找我。”
“好。”
聊完这几句,空气回归凝固状态。
“有空房间吗?”方士谦可怜兮兮。
王杰希往里面挪了挪。


翌日。
方士谦:下次不跟你一起睡了,缺氧。
王杰希:好像是有点。

【end】



-袁柏清的一天-

*许袁/方王 微卢刘郑徐
*stat!
请列出五位他熟悉的人物
1.方士谦
2.许斌
3.刘小别
4.徐景熙
5.王杰希

假设这六人住在一间大宅子中,请回答以下问题:
1.当他一早醒来,发现3(刘小别)躺在他的身边,请问这是怎么回事?
袁柏清: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。
三秒后从床上跳起,把刘小别卷到被子里,快递给蓝雨。收件人就填卢瀚文好了。
拜拜了您诶!

2.起床后,打开门,发现有黑眼圈的5(王杰希)很不安地站在他门口,请问5要对他说什么?
王杰希:柏清,下次夜里放音乐记得声音小一点。
袁柏清:好的队长!是的队长!
(咦,这房间原来不隔音的吗)

3.这时1(方士谦)端来了早餐,请问1为他做了怎样的早餐?他用餐后的表情是?
袁柏清:师父诶,这是你做的?
方士谦:嗯对
袁柏清夺门而出并大喊:
队长!方神为你做了爱心早餐不吃就凉了!

4.4(徐景熙)很坚持要为他梳头,请问4会为他梳理什么发型?
袁柏清怒:徐景熙你对我的头发做了什么!!
徐景熙扔开手里的蝴蝶结:没什么,也就放了个升天阵。
袁柏清下决心今晚就去剪头发。

5.2(许斌)说有人送了件礼服给他,请简单描述礼服及2的神情。
花花绿绿的小丑服,配了个红鼻子。
袁柏清一脸无语地碎碎念,将所谓“礼服”塞回快递箱。
许斌倚着门框,拼命憋住笑。

6.他在庭院中散步,5(王杰希)上来陪他,他要如何反应?
step one:反思自己最近比赛在状态吗
step two:偷偷看王杰希神色,似乎比平时严肃一点
step three:掏出手机呼叫方士谦,说队长受伤了,大概是情伤。
成功脱身。

7.听说4(徐景熙)要出门购物,他会陪同么?如果会,他要出去买什么?谁付钱?
两个正bao 直li的治疗不约而同地买了两张非治疗账号卡。
徐景熙:AA制吧。
袁柏清:你最近很穷吗?
徐景熙:不,只是不想欠一个傻子的人情。
袁柏清:靠,单挑啊!jjc走起!

8.听说3(刘小别)要出门散心,他会陪同吗?如果会,谁决定去处?怎样的去处?
袁柏清:别哥你是去会情人吗
刘小别:不是,没有,滚
(哈哈哈开玩笑)
当然街边撸串,最好是把七期的都叫上。
当年出道时约好的,不离不弃生死相随风雨同舟共同进退。
要上火一起上火。

9.听说1(方士谦)生病了,他的反应?
袁柏清拼命摇头:师父你不能死!
方士谦虚弱道:微草的未来交给你了,记得照顾好冬虫夏草和防风,那可是我唯一的家当。
袁柏清泫然欲泣:师父父微草不能没有你啊!
王杰希:柏清,他只是普通感冒,不会真的有事的。

10.听说2(许斌)出门时不注意撞了柱子,他会如何反应?
把人拉过来轻轻揉头,很担心地问到:没事吧副队
许斌心中一暖,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身为攻的尊严。

11.3(刘小别)和4(徐景熙)分别提出今天要为大家准备午餐,他会投谁的票?理由?
二人票数相当僵持不下。
袁柏清:……算了还是我来做吧。

12.2(许斌)端了一盆水往外泼水降温,正好他路过淋了一身,2和他分别的反应?
袁柏清愣住。
许斌显然也没料到,反应过来之后内疚地说:“抱歉啊柏清,我没注意…要不你来我房间换衣服?”
袁柏清大惊失色:“副队,难道你其实是三零一派来的卧底?!”
许斌:我……

13.5(王杰希)被石头绊倒,扑在他身上,被路过的1(方士谦)看到,1和他分别什么反应?
袁柏清看了看怀里的王杰希,随即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,默然片刻,忧伤地流下两行清泪。
方士谦:呵呵。

14.午餐时间到,2(许斌)却不见人影,他会做什么?
伸个头对厨房:“副队菜够了,可以来吃了!”
微草第一厨神(bushi)淡定回复:就来。

15.他埋头吃饭,偶然看到4(徐景熙)一直盯着他看,请问这是怎么回事?
袁柏清默默收敛了下吃相,想了想,说道:
“又让我帮你解决菌类植物吗?
“徐景熙我告诉你
“完全okey!”
然后开心地把徐景熙碗里的肉都捞过来。
徐景熙:我去你大爷的袁柏清。

16.桌面上最后一块肉,3(刘小别)和他的筷子同时架上,然后会发生什么?
刘小别得意道:你觉得你能快过我吗?
袁柏清收了筷子:算了,我允许你再长两公分。

17.吃过午饭,除了1(方士谦)以外其他人都离开,他会做什么表示对午餐的满足?
方士谦:薄情,我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?
袁柏清:这话应该我问你
方士谦:去吧乖徒弟,洗碗这种重任就交给你了!
袁柏清想了想,刚刚自己是吃得最多的……
泪,默,洗碗ing。
点儿真背。
许斌拉开厨房的门:柏清我来帮你了。
袁柏清关掉水龙头,好吧也不算太坏。

18.如果他回到房间准备午睡,发现5(王杰希)在他房中,请问5要做什么?
王杰希拎着刘小别的音响设备:柏清,下一次不可以在大家休息时开音响了。
袁柏清幸灾乐祸:好的队长!没问题队长!

19.如果他来到院中准备躺藤椅晒太阳,发现4(徐景熙)已经占了唯一一张藤椅,他的反应?
袁柏清扯着喉咙喊:喂?郑轩吗?你现在过来?什么已经在门口了啊,要不要人去接你?
徐景熙故作镇定地从藤椅上起来往外走。
袁柏清舒舒服服地躺了上去。

20.如果他来到书房要拿书看,发现2(许斌)也在书房中,请问2在看什么书?他的反应?
袁柏清好奇地将头凑过去:“副队你在看什么书啊。”
许斌把手里的书交给他,走到书架前状似随意浏览,用很轻柔的声音请求道:
“第九页第二段第三行,念一下。”
们时常被一些细小的柔情与感动潜入心底,忘了自己其实也是小城的过客,从哪里来还要回到哪里去……”袁柏清依言念了,声音干净清爽而带着点京腔的韵味。
“第八页第一行。”许斌眼里满是笑意。
上一座城,也许是为城里一道生动风景,为一段青梅往事……”
“第五页,倒数第二行。”许斌的声音从书架后传来。
和我一样,担忧浮华的世态浇漓,害怕人情凉意……”袁柏清把手里的书展扇式地翻了翻,问到,“咦?为什么要念这个?”
“没什么。”许斌的声音透着惬意,神色却好似一个偷吃糖的孩子。
做了一件自我满足般,特别幼稚的事。

21.如果他来到小溪边,发现1(方士谦)正在喂金鱼,1的神情和动作?他的反应?
袁柏清蹲下望着金鱼,问:真的不会喂死吗?
方士谦看了他半晌,递过去一把鱼食。
袁柏清往水里撒,被方士谦拦住:
“哎,等等,这个是给你吃的。”
袁柏清:……

22.如果走过走廊,发现3(刘小别)抱着枕头在走廊睡下,3的睡姿?他的反应?
特别没有安全感的睡姿。蜷起来卖萌的睡姿。(xd
袁柏清想到徐景熙说无论刘小别身边发生了什么异常,能拍到照片的绝对要发给卢瀚文。
然后emmmm……就不关他的事了

23.4(徐景熙)说晚上某家有个宴会,想让他陪自己一起出席,他的回答?
“蓝雨的人还是亲戚?我靠徐景熙你别卖我啊,蓝雨的我不得完。”
徐景熙:算了我还是叫郑轩吧。

24.2(许斌)说晚上有一出戏剧,想让他陪自己去看,他的回答?
-那,那就走呗
-柏清,你同手同脚了。

25.1(方士谦)说晚上去赌场小玩,想让他陪自己一起玩,他的回答?
方士谦无语地望着正在开黑的徒弟头也不抬地说:“去吧,留心别把裤裆输掉让我去接你。”

26.3(刘小别)说晚上想与他一起喝酒,他的回答?若同意,家中还是外出酒馆?
“cheers!敬我们即将逝去的青春!”
“敬我们即将迎来的辉煌!”

“手速达人,你还要你的手吗?”
“要。”
“撸串走。”
“走。”
两人放下尚未打开的两罐啤酒。

27.5(王杰希)说晚上要看焰火和星星,想让他陪自己一起,他的回答?
袁柏清:(咦,谦爷惹到队长了?算了,这时候应该给队长顺顺毛,再鼓励他一下。)
袁柏清:没事队长,天涯何处无芳草,下棵肯定比较好。
方士谦:不是我说袁柏清你什么意思!!!

28.1(方士谦)和5(王杰希)在争夺晚餐准备权,他会支持谁?理由?
袁柏清掀桌,爸妈吵架儿女岂能有坐视不管的道理?!
王杰希:坐下。
方士谦:大人的事小孩子插什么嘴!

29.3(刘小别)说夕阳和彩霞真美,他会对3说什么?
震惊!某职业选手竟开始走文青路线,这究竟是……
剩下半句被刘小别捂住了。

30.要去洗澡时,他抱着盆子往澡堂走,发现2(许斌)也抱着盆走在他前方,他的反应?
脸红着抱着盆往回走。

31.进入澡堂,发现1(方士谦)和4(徐景熙)正在共浴,他的反应?
卧槽?装作没看见好了!
喂郑轩,你家惊喜正在被调戏。
喂队长,你家士谦红杏出墙了。
-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柏清这么耿直不会打小报告的。-
他只是单纯担忧徐景熙会不会被方士谦打死(不

32.5(王杰希)和3(刘小别)打赌他和2(许斌)谁酒量大,5赌他,3赌2,他会如何表示。
来啊,一醉方休啊!
袁柏清酒量刘小别知道,一杯晕二杯醉三杯准倒,
他没想到许斌竟然能一杯倒。
失策失策。刘小别冷汗,将钱包交到王杰希手里。

33.1(方士谦)做了一份糕点给他,4(徐景熙)来抢,2(许斌)又做来一份,他的表示?
凑到许斌旁边边吃糕点边吐槽:徐景熙这楞头青方士谦做饭啥样他心里没点b数吗算了我还是拨打120吧

34.4(徐景熙)和5(王杰希)下棋,4有一步关键的棋没看出,他的反应?
决定帮徐景熙,让他不要输得太难看。
笑话,惊喜他心再脏能脏过队长?!

35.1(方士谦)和2(许斌)在讨论体重问题,3(刘小别)在一旁默默伤心,3伤心的理由?他会如何安慰?
刘小别:想当年我高中没考上就是因为中考体育体重太轻没达标……
袁柏清给了刘小别一脚。

36.晚饭桌上,一只蟑螂爬上餐桌,往4(徐景熙)的晚餐爬去,他的反应?
在场的处女座淡定望着玩命吃的天秤座:诶射手座有难,你不去解救吗?
天秤座嘴没停,同样淡定道:放心吧,他有圣盾术!

37.大家熄灯讲鬼故事,讲到某处,2(许斌)因为害怕扑到他怀里,他的反应?
抱紧许斌并轻拍他后背,没事儿副队咱不怕,这都是虚的不存在的,我们要相信建国之后不准成精……
许斌:柏清,你怎么抖得比我还厉害

39.正要睡觉,5(王杰希)敲门说睡不着,他会做什么?
-队长,那个,谦哥出门左拐104,英杰出门右拐109……
-我是来找你的。
-太好了队长!你把音响拿回来咱们听歌吧!
王杰希卷了铺盖出门左拐了。

39.半夜,3(刘小别)一声大叫,他如何反应?
爬上刘小别的床,给他一个响亮的耳光,刘小别在惊愕中醒转,袁柏清抱住刘小别:
“做噩梦了吧,没事小别,我在呢。”

刘小别感动道:

薄情你真是我好兄弟

但是为啥子我脸这么疼



40.睡下之后,他开始做梦,梦到了1(方士谦),这会是什么样的梦?
梦见第三赛季,微草败给百花。
那时微草青涩的副队长,还是个棱角分明的少年,带着输了比赛的不甘与不快,扬言下次再来。他身旁的人在看着他,说好啊,东山再起卷土重来。
梦见第五赛季,微草夺冠。
领奖台上,隔着人流,他和他目光相遇,两只手覆上奖杯,触及他们的荣耀。
相视而笑,莫逆于心。
望着观众泪水洒落,高声欢呼着微草,欢呼着他们的名字。
王杰希,方士谦。
袁柏清坐在看台上,望着镁光灯集聚的地方。望着舞台中央。
他看见那人,举起右拳,缓缓而坚定地挥了一下。
梦见他和自己的初遇。
走廊里的他心情很好的模样,王杰希轻笑着问他遇见什么事。
他故作轻松地回答,找着接班人了。眉间却分明是飞扬的欢乐。
梦见自己还是一年级生时,全明星赛上看着那些一二年级生争相拼搏在那个舞台上。
他攥紧账号卡。
好想上啊……想并肩和那两人站在同样高位置。
“想去吗?”旁边的人笑出了声,“想挑战谁啊?”
“你。”袁柏清毫不犹豫。
“哦,那不必,随便拿个号我都能吊打你。”方士谦挑衅。
“专心看比赛。”王杰希拍他。
梦见七赛季的胜利。
庆功宴上,那人只笑着,看着身旁的人,眼里满是温柔。拉着某个与之对视的人的衣袖,唤他队长。
意义非凡。
袁柏清那是便觉得,他和他,应当是站在同一高度的。
魔术师,治疗之神,荣耀里少有的,给选手而非角色的称号。
他最尊敬的队长,以及最好的前辈。
后来,
方士谦说,小混蛋,我走了,别想我。
他听见自己回答,哦。
剩下的话被梗在喉咙里,不成声。
这事,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
“哎,记得别告诉袁柏清啊,那小子要是知道了,那就没人瞒得住了。”
他记得他是那样说的,从别人那里转述而来的。
梦见最难熬的那赛季,十八岁的他直面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舆论。
半夜跑进队长的房间唠扰他,絮絮叨叨将这样那样的任诞偏颇、仇隙馋险倾倒干净。
队长只是静静听着,偶尔说一两句鼓励的话。
那些话伴他度过了很多个长夜,他记得最清楚的唯独一句。
“要加油啊,”队长笑着说,“要证明他的决定是正确的,不然我不会放过你。”
好像在开玩笑,袁柏清却分明听出一丝莫名的沧桑。
也许有人对他说过同样的话吧。
九赛季季后赛,微草遇霸图,袁柏清着实风光了一把。他给了抨击他的舆论有力的回击。
微草惜败,却让所有人恍若看到当年治疗之神羽翼未满的雏形。
他梦见那个人,眉宇间藏不住的喜悦,向四周的人朗声道:
看到没,我徒弟!
第十赛季常规赛,微草对虚空,2:8大败
袁柏清失误了,很严重的失误。
他半夜给那人打跨国,问他治疗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电话那头传来轻笑的声音。
“纠结什么啊,上就好了。管他呢。”
想了想,又补充道:
“照顾好自己,治疗可没替补。”
梦见十赛季,微草注定要输的时候,那令人眼前一亮的翻盘。
他们在前线冲刺,他在后方支援,做他们最有力的后盾。
他想,当年的那人,一定一定也是如此。
梦见十赛季总决赛上,乔一帆精彩的发挥。
目光聚集,他有些不安。不是因为所谓“微草错失了一个天才”或是“连王杰希居然也这么觉得”
而是当时,许斌出声叫王杰希时,他想到的。
“周烨柏你看着我。
“你觉得你不如他吗?
“如果你是这样觉得,那么就努力赶超他吧。毕竟你也不差。
“别忘了,你可是王杰希挑的人啊。
“而我相信他的眼光。一直都是。
“所以,专心看比赛吧。”
如果是那人,定然会这么说。
可他早已退出这片战场。

往事走马灯般过了一遍。形形色色,虚虚实实。
那是一个梦,也是他的青春年少里,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带来的很多东西。

祝他心想事成。
祝他初心不负。

梦见那个人的小队长,翻出过往的视频。王不留行和防风并肩战斗的视频。
于是袁柏清问到:“队长,你在想什么?”
队长没有回头,只是淡淡地回答:
“没什么,想起一个笨蛋罢了。”

END